一品小说网 > 致命亲爱的 > 第670章 670 终究不是门当户对啊

第670章 670 终究不是门当户对啊

作品:致命亲爱的 作者:殷寻 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一♂品÷网 WwW.YiPinZongShi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关于蒋璃在大漠遇袭一事,陆东深处理得有巧劲,对外不表态,对内却严查到底,目的一是的确要查出幕后黑手,二是给集团内部有野心的力量放出蒋璃遇害的假象,引

    蛇出洞,实属一箭双雕。但靳严去探监的事是属私密,并没对外大肆宣扬。然而陆振杨能问出这话,说明他仍旧耳聪目明。陆振杨掌管陆门的时候很少跟靳严私谈过,尤其是把他叫到家里的这种

    情况,现如今能叫他来,那就说明不是叙旧的。

    靳严没惊讶,大大方方承认,“是的,陆老。”

    陆振杨看着他的脸,“振名说了什么?”“也没多说什么。”靳严态度恭敬,“虽然指派的人在大漠里丧命,但其他证据也是足的,这其中也没有冤枉的可能,尤其是这件事发生前有人探监过,经调查发现那人更多

    的作用是传话,之后那人是见了杀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陆振杨冷不丁问。

    靳严不解,“所以?”

    陆振杨看着他不怒自威,问,“振名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靳严微微一笑,“陆老是忘事了,他是意外身故,换句话说人上了年龄很难保证没有个病啊痛的,关于这点法医已经鉴定过了,陆老您还怀疑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陆振杨沉默。

    窗外起风了,刮得叶子乱窜,落在草坪上又不停得翻滚,像极了商场争斗,看上风平浪静,不知什么时候又是狂狼袭来,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从此之后也不会轻松度日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在想,他留给儿子的路究竟是对是错?如果是对的,那他的儿子该是开心的才对,可他的儿子只有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开心。如果是错的呢?

    错了又能怎样?人人都道陆门好,可身在陆门,人心复杂利益纠葛,各种规矩各种束缚,哪来得寻常人自由自在?一入陆门再无退路,就像这世间人世间事都有它的宿命,向前寻不到去

    路,朝后寻不到回路,这也是东深的宿命。

    半晌后,陆振名低叹一声,“靳严,你终究也不再是陆门的靳严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他是有私心的,为了东深,这份私心他是愿意有的。

    陆家儿女,哪个不是隐忍过来的?

    陆振杨静静地看着窗外,目光飘出很远,越过那些洋洋洒洒的叶子,回忆就定格在东深刚参与集团事业的时候。那时候的东深就已经懂得了什么是隐忍,陆门长辈们的话他唯命是从,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,集团股东们的利益他也从不沾手,闷头只做自己的事。但凡长辈,没有一个

    不夸东深乖巧听话,但凡股东们,也没有一个把他视为集团未来的主人。

    直到,他借着陈瑜的由头公然跟陆门长辈们翻脸,长辈们这才惊觉他们眼里唯唯诺诺的陆东深实际上早就练硬了翅膀。也是从那时候起,集团股东们才意识到陆门里藏了一匹真正的狼,这匹狼就是陆东深。他利用大家对他的不知和忽视悄然建立了自己的市场和人脉,在众人浑然不觉间为

    自己举足轻重的市场地位打下基础,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然不可取代。

    但这注定就是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偏偏有人就想取代,这种事发生在曾经、现在,甚至将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后来陆老爷子还是叫了陆东深和蒋璃回老宅吃饭。

    秦苏走后,陆宅空了很多,陆家的孩子没有跟父母生活在一起的习惯,像是陆东深和陆南深,成年之后就被陆老爷子赶了出去,即使回陆家住也不会住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陆东深曾经也担心过陆振杨,提出搬回老宅,陆振杨听着心烦,跟他们说自己是挺喜欢热闹的,但终究还是个安静惯了的人,人多了时间一长也嫌吵。陆东深和蒋璃会经常来老宅,虽说曾经一度陆振杨和陆东深的关系看上去一言难尽,但陆东深还会时不时跟陆振杨汇报公司情况,后来陆振杨说,公司现在是你在管理,

    你从来都是最有主意,所以没必要再跟我讲了。想必陆东深,蒋璃更受陆振杨的喜欢。陆振杨虽说上了年龄,但也不是个老小孩,对于一个厮杀大半辈子的人,许是到死也没办法回归到小孩子的心性,他喜欢跟蒋璃讨

    论气味上的话题,更多时候也会研究个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但有件事陆振杨是着急的。

    抱孙子。

    陆振杨不是个磨叽的人,做事向来干脆利落,可就是抱孙子这件事他没少跟陆东深两口子抱怨。

    今天饭桌上,陆振杨一张口就是孙子的事,当然,老谋深算了一辈子,在磨叽这件事上也是讲究策略的。重点提了陆北辰和顾初,说人家两口子活得明白,什么年龄就做什么事,其实主要就是提及顾初怀孕,说到了年龄就该去做父母了,又道前阵子顾初去做孕检,孩子很健

    康。

    又说那孩子旺父亲,这不北辰醒了,身体恢复得还不错。“小初肚子里的是个男孩,当然了,男孩女孩的都无所谓,都是陆家的孩子。”陆振杨拉起了家常,“有儿有女最好,整个陆门算上你们这一辈的女儿也都少,全都是男孩子

    也没什么意思。”蒋璃一直闷头啃排骨,耳朵听得却真切的,这是要她多生啊……她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陆东深,却见他始终憋着笑,许是感受到蒋璃的眼神,他放下筷子跟陆振杨说,“北

    辰结婚比我们早,有了孩子也正常,囡囡这才回来没多久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逼着你们,只是今天你们回来了我说了一嘴,我是急着抱孙子的人吗,再说了,我已经有孙子了。”陆振杨打断陆东深的话。

    陆东深“哦”了一声,没再多说什么。自小陆家就有餐桌礼仪,像是陆振杨更是秉承用餐时不说话的传统,但现在一提到孙子的话题,他就打开了话匣子,然后还堂而皇之地跟他们说,我是急着抱孙子的人吗

    ?见陆东深不搭茬,陆振杨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道,“也不知道他们两口子以后能不能再给我生个孙女,陆家咱们这一支孩子太少了,你们也就抓紧吧,趁着现如今也没什么

    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。

    “南深那个小兔崽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指望上。”

    蒋璃清清嗓子,“南深一心扑在音乐上也不急着结婚,他挺受小姑娘喜欢的,别挑花眼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不提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陆振杨就没心思吃东西了,“他哪是一门心思在音乐上?知子莫过父,他什么样我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爸,南深挺好的。”陆东深维护弟弟。

    陆振杨微微皱眉,筷子在盘子上点了点,“天天跟姓年的那家孩子混在一起,交什么人学什么人,你弟弟以前多听话?现在呢?净瞎折腾!”

    姓年的那家孩子?

    “年柏彦的弟弟?”陆东深问。

    陆振杨没好气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东深笑了,“年柏彦现在的处境是尴尬了些,但不能说姓年的一家就被一竿子打死,年柏彦做事识大局,他弟弟不会差的。”“打架斗殴赛车,这叫不会差?我看就是不务正业,连带着你弟弟也不学好。”陆振杨说到这压了压不悦,又道,“年柏彦那个人我也听说过,年家的事也是略知一二,只是

    南深跟他们家混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陆东深抬眼看着陆振杨。

    陆振杨顿了顿,重重叹了口气,“终究不是门当户对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蒋璃一口汤没送稳呛得直咳嗽,她强忍着笑,门当户对这个词,用得可谓是高深啊。

    蒋璃的反应陆振杨不是没看在眼里,也知道这个词用得不妥,清清嗓子,一拍桌子,“总之,你们就别等着南深了,自己抓紧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马上表态,“好,这件事不用您催,我抓紧。”

    蒋璃心说,给你能耐的,生孩子这种事我不松口的话你以为你就能搞定了?不过转念又一想……其实有个孩子也不错啊,小小小深应该长得会很像小小深吧。陆振杨得到陆东深斩钉截铁的保证后倒是没那么塌下心,因为他是了解蒋璃的,他这儿子再强硬到了蒋璃跟前也成了一滩水,万事都依着蒋璃,如果她不想要的话……她太

    有本事做到能让陆东深一个人瞎忙活了。

    蒋璃察觉陆振杨的眼神,放下筷子,终于表态,“您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才让陆振杨彻底塌下心来。

    陆东深何尝看不出这里头的“风云变幻”?苦笑,什么世道?生孩子这种事她还得骑他脖子上?不就是直接摁倒了事吗?以前那都是他纵着她心疼她……

    得到了双保险后,陆振杨也就止住了孙子的话头,开始转向陆东深的身体状况,关于这件事,哪怕现如今已经不成威胁了,但谈及起来也只是在家里。陆东深说已经没什么了,但蒋璃更有发言权,要陆振杨放心,陆振杨这才放心。可惜她的小手指,陆振杨每次见着她也是心疼,蒋璃笑着说,“断了也好,让东深觉着欠我

    一辈子,这人情债就得还一辈子,多好。”

    陆振杨佯装呵斥,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。

    陆东深在她耳畔低语,“喜欢上你的时候就已经欠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蒋璃一手拄着脸面向他,笑得不阴不阳外加暧昧的,喜欢上你……

    这话说得太昏。

    夫妻同心,陆东深看出她眼里笑得诡异,轻声补了句,“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蒋璃在心中啐:果然流氓。

    陆振杨并没听见两人的你来我往,话题一转就到了陆振名身上,但也没过多提,甚至也没去细论陆振名指派杀手的细枝末节,他只是在说陆振名活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自家弟弟,现如今这样,我也是有责任。”陆振杨有些黯然伤神。

    蒋璃最怕就是陆振杨伤心,陆振名离世后陆振杨虽看着没大气大悲,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,说不伤心难过是假的,更何况他要害的可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。

    对亲人最大的悲痛莫过于此吧?

    她出言安慰,要他万事都注意身体,陆振杨闻言心有愧疚,跟蒋璃说,“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蒋璃倒是不觉得,这种事她遇多了,有陆东深在身边就没感到委屈了。

    陆东深不像刚刚似的面色轻松,相反,在这个话题起步的时候眼里的笑容就没了。陆振杨不是没看见他的情绪变化,都是在家里,就没必要装得那么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“东深,你二叔他——”

    “爸,葬礼上我已经让他走得很风光了。”陆东深很难得打断了陆振杨的话,语气很淡。

    蒋璃在旁听着这话,心尖不经意痉挛了一下。

    陆振杨看着他,少许后叹了口气,什么都没说。陆东深再开口时语气已经转缓,又像刚刚似的,他起身给陆振杨盛了一碗汤,放到他跟前,“今晚这汤不错,您多喝点。”
本站推荐: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,妈咪9块9!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