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小说网 > 致命亲爱的 > 第446章 446 狠狠夸赞了一下自己

第446章 446 狠狠夸赞了一下自己

作品:致命亲爱的 作者:殷寻 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一♂品÷网 WwW.YiPinZongShi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蒋璃觉得陆东深的说辞十分合理,这里的人只知寂岭,提及寂岭就顺带提到背后村寨,也顺带的叫成了寂岭,实际上,村寨的名字大家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照这么看,那个村寨的名字才叫秦川,也许是后人们为了纪念祖先这么叫的。

    蒋璃轻叹了一口气,“所谓的巅,其实指的就是寂岭,村寨于山岭脚下,抬头便可见岭。生而忘死,指的就是忘忧散,而秦川之巅,指的就是寂岭巅下的村落。”

    可惜,当时左时的思路是错的,认为秦川是哪个山脉的名字,如此一来,在寻找原配方的路上就越走越远。饶尊的思路跟得也快,“照这么看,秦川半夜下葬并且将死人高悬就大有文章了。秦氏,根据史料记载,应该是今天的河南涿州人,而虢太子出自东虢,所在位置应该是今

    天郑州荥阳一带,那时候扁鹊虽四处行医,但也基本集中在河南各地和山东等地,这些地方可没有半夜下葬高悬尸体的习俗。”“吃死人一说可以以讹传讹,但殡葬习俗的确令人怀疑。”蒋璃一点点啃咬着手里的花生米,若有所思,“可惜进出的人少,早年还发生了失踪一事,我查了当年的新闻,可

    没发现失踪人员的报道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轻轻转着酒杯,“只有一种可能,有人压下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蒋璃一激灵,看向陆东深。

    谁能压下这件事?

    如果能压下这件事的话,那这个人一定是了解秦川的吧?至少是知道寂岭的,再往下推断……也许,还跟配方有关!

    她眼波一抖,冷不丁想到了卫薄宗。

    陆东深见状,也多少猜出她的心思来,轻声说,“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推断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蒋璃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饶尊没惊讶,但也皱了眉头,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在街上发现了异常。”陆东深道,“应该不是我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蒋璃只觉后背阵阵恶寒,冷不丁想起他在药铺门前的神情,那就是应该发现情况了。她相信陆东深判断得没错,毕竟大风大浪过来的人,对于这种事照比常人都敏感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……今天跟踪我们的人跟压下失踪案的人有关吗?”她有气无力地问陆东深。

    陆东深想了想,“目前还说不准,要么就是一挂的,要么就是……”说到这,他看向饶尊。

    饶尊被他瞅得一愣,很快反应过来,“陆东深,你不会怀疑我吧?我有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必要。”陆东深风轻云淡的,“但阮琦就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饶尊嘴角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蒋璃拄着下巴瞄着饶尊,“你跟我们说实话,你是不是来找阮琦的?”

    饶尊被这话刺激了一下,紧跟着条件反射地惊呼,“我来找她?我是疯了吗我找她?再说了,我怎么知道她在这里?就算她在这,怎么不现身?还至于找个人盯着咱们?”

    陆东深和蒋璃谁都没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饶尊。

    饶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激烈,清清嗓子,“我的意思是说,阮琦盯着我们不合理。”“不合理吗?”陆东深一字一句,“也许你在打听她行踪的同时她也在打听你,否则怎么每次都能避开你的耳目?她来七舍镇要到寂岭,也许找太岁是假,想要进秦川才是真

    ,或许她是知道了些什么,而我们的到来,也或许对她造成了威胁和竞争。”

    “阮琦不是这种人。”饶尊不悦。“不是吗?”陆东深说话犀利,“可能不是,也可能是,我对她不了解,所以一切可能性我都要考虑。想当初她在戏楼装神弄鬼,心思之深令男子都自叹不如,所以对于她,

    还是警惕得好。”

    饶尊脸色越来越难看,嘴角近乎绷直,良久后说,“陆东深,你还真是这么个人,对谁都很难交付信任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毫不客气,“尊少自小顺风顺水,当然更天真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蒋璃马山不动声色地打断两人的争执,“不管盯着我们的人是谁都不紧要,反正都会现出狐狸尾巴,时间不会太长,只要我们到了秦川,对方的意图就明

    显了。”

    心想着,好嘛,我这都成幼儿教师了,还得给你们两个小朋友劝架。

    不过,从陆东深的角度出发没错,阮琦之前布下大网,的确很有心机,陆东深本身多疑,再加上跟阮琦走动不多,怀疑到她头上很正常。饶尊的反应也没错,他跟阮琦接触时间长,自然清楚她是什么性子的人。但从饶尊跟陆东深针锋相对来看,心里是十有八九有人家阮琦的,还死鸭子嘴扁不承认,这是没

    劲啊。

    蒋璃的一句话算是平息了陆东深和饶尊之间的小火苗。

    陆东深不是个喜欢揪着话题不放的人,道,“所以,不管是途中还是进入到寂岭,我们万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蒋璃懒洋洋点了点头,又突然兴奋道,“我突然觉得啊,秦氏长兄和虢太子有可能都是气味高手呢,尤其是虢太子,换句话说,他们是我们这行业的祖师爷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讲?”陆东深饶有兴致。蒋璃端起杯子抿了口酒,然后说,“你看啊,秦氏长兄在病患未发病前就能把人医好,靠的是什么?中医治病望闻问切,这里的闻,大多都是指听声息。但我认为,用来闻体味也能解释得通,人的体味能暴露人体隐藏的疾病,真正的高手,打远走来一人,不用观气色,不用问症状和摸脉象,只用鼻子就能判断此人是否康健。所以啊,我觉

    得四诊中的闻字,就是双意,并不是现在我们所讲的听气息这么简单,只不过,能利用气味辨别人体疾病的人少之又少,因此就被忽略了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低笑,被她这么一解释,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啊。“再说虢太子。”蒋璃侃侃而谈,“他是做什么的?主管采药,为什么十个弟子里就他负责采药?说明他除了有眼力外,对各类植物的气味也很敏感,有些药材匿藏得很深,

    光靠肉眼是不行的,所以我判断,虢太子的鼻子一定很灵。你们看,不管是秦氏长兄还是虢太子,他们的本事我也有吧?”说到最后是狠狠夸赞了一下自己。
本站推荐: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,妈咪9块9!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