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小说网 > 致命亲爱的 > 第182章 182 爱到深处锱铢必较

第182章 182 爱到深处锱铢必较

作品:致命亲爱的 作者:殷寻 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一♂品÷网 WwW.YiPinZongShi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结果还是工作人员前来收走了床单,但好在陆东深顾及了夏昼的脸面,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保洁部叫了名女服务员来。床单拧了半干,装进清洁车里时,单子上的痕迹还隐

    约可见,夏昼十分“费尽心思”地给工作人员解释了句,“那个,大姨妈来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坐在沙发里,将夏昼那副硬装理直气壮的样儿看在眼里,抵着额头忍不住低笑。女服务员很是客气,叮嘱了她这几日多注意保暖之类的话。离开后,夏昼像是刑满释放了似的轻松,溜溜达达过来,“天际酒店的工作人员可真是热情周到啊,是因为大老

    板在吗?”

    陆东深一身慵懒,左腿叠在右腿上,“天际酒店的工作人员不但热情周到,还很会察言观色聪明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夏昼警觉。“如果对方真信了你的话,半分钟内客房服务就会询问你有哪些不适,需不需要止痛药等等,一分钟内餐饮部至少会给你端上来一杯红糖水。”陆东深抬起左腕,右手食指

    在腕表上敲了敲示意夏昼,“要不要跟我赌一把?”

    夏昼僵在原地,一脚还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态,就这么硬生生盯了陆东深一分钟,直到电话没响、房门没开,再直到陆东深笑逐颜开,“事实证明,你的骗术有待提高。”这种被人拆穿的感觉糟糕透了,当面也就罢了,背地里的这种更磨人,抵不定对方在心里怎么笑话她呢,这么一想夏昼就抓了狂,冲着陆东深张牙舞爪,“至于吗至于吗?

    你的员工也太变态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叫将服务做到极致。”陆东深笑道。

    夏昼一脸的别扭。

    陆东深见状,“行了,你也别心里不平衡了,过来试试衣服,晚上顶楼的法餐厅推出新菜,带你去尝尝。”

    沙发旁横着个礼盒,丝带打得甚是精致,夏昼走上前扒拉了一下盒子,“这算是报酬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陆东深轻斥,抬手一拨她的浴袍领子,“你这是穿了几层衣服?”浴袍下是他的衬衫,是在她没办法下翻开衣柜随便拎了件套身上,他这么一说她倒是觉得热了,浴袍脱下扔到旁边,一脸埋怨,“礼裙穿不了了,只能拿你的衬衫对付一下

    ,管家又是个男的,我总不能穿着你的衬衫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种思想觉悟,我很欣慰。”陆东深的目光在她微敞的领口间徘徊。

    夏昼的注意力在礼盒上,拿在手掂了掂,“什么样式的衣服?最好别是裙子啊,虽然我貌美如花穿裙子好看,但我一点都不喜欢穿裙子,太费劲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看你穿裙子。”他语气低低,说完又坏笑,“或者,你什么都不穿也好看。”

    夏昼刚要骂他不正经,抬眼就对上了他的眼。他虽含笑,但眼睛里最明显的可不是笑,是欲望。

    如海如渊,不是浮于表面,是深刻在眼睛里的。

    从眼睛里流淌出的欲望,才是男人对女人最深刻的贪念。

    夏昼的敏感神经一下子就回来了,礼盒一扔,伸手就要来扯浴袍,被陆东深一手按住,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口开始突突直跳,一下子又想起昨晚上,想离他八丈远,奈何被他一手扯着衣角,她不敢大动,盯着他,“陆东深,你刚才还说带我去吃饭!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离晚餐时间还早着呢。”陆东深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夏昼的心在嗓子眼里直窜,“那个……我还不大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要勤于开发。”陆东深一本正经地耍流氓。

    夏昼脸红心慌,“你别得寸进尺啊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玩着她的衬衫衣摆,慢条斯理地说,“知道昨晚为什么只要你一次吗?”他抬眼看她,“就是考虑到你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夏昼更是口干舌燥,暗自思忖,是,就一次,说得好听,但架不住时间长……

    陆东深大手一拉,她就砸在他怀里,“小姑娘,愿赌就要服输吧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赌了?我怎么就输了?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的一分钟赌约里,你输得血惨吧?”陆东深说。

    夏昼瞪大双眼,“我也没跟你赌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反对就是默认了这场赌局,现在输了想不认账可能吗?筹码倒也没什么,搭上你这副身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夏昼滑坐在地毯上,扯着他的裤腿哀求,“你这是逼良为娼啊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忍着笑,“相信我,很快你就会求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现在就求你。”夏昼干脆抱住他的腿,“常言说得好美味不可多食啊,会伤身的。”“但凡美味都会食之上瘾,伤身我也认了。”陆东深轻捏她的下巴,眼睛里似藏了无尽绚烂星河,“至于你这声哥,一会再叫会更好听。”话毕,起身一把将她抱起,几乎是

    将她直接扔床上,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如果爱情是一帧祯美景,她就在这美景中或生或死,都取决于他,他是她的解药,也是她的毒药。

    所谓不知今时明日,说的就是这般吧。

    许久后她趴靠在他怀里,耳蜗里的是他有力的心跳声,还有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记住一个人,就是记住一种气味。

    夏昼在想,有生之年她永远忘不掉陆东深,他身体力行地将他的气味、他的印记深烙她心。

    她觉得他万般好,他温柔备至时是好的,他狂野猖獗时是好的,就连汗水都成了雕刻性感的刀,从英俊的脸滑落结实的后背、宽阔的胸膛,刻出了男人最天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么人前正经威严的男人,那么冷静自持的男人,因为这汗水平添了一种勾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味道叫做野性。

    陆东深靠在床头,怀抱着的是块温玉,令他爱不释手。他抬手,将她濡湿的发别在耳后,又是平日里对她的照顾和溺宠,“抱你去洗澡?”

    夏昼懒懒点头,紧跟着又摇头,搂紧他,“再趴一会儿。”她又不傻,去浴室的下场估计好不到哪去,她觉得陆东深习惯持强凌弱。

    陆东深闷笑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夏昼将下巴抵他胸膛上,抬眼瞧着他,懒得跟只猫,“我和程露谁身材好?”

    前一秒还春意绵绵,下一秒就开门见山直接怼刀,着实像极了夏昼的性格,但也打了个陆东深措手不及,他低头看了她半天,然后“啊?”了一声。见状,夏昼可算是回神了,微微撑起身子,笑得阴恻恻的,“你可别在我面前装无辜啊,之前我是没好意思问你,现在咱俩算是最亲密的人了吧?所以有些前账肯定要清算

    一下,我这个人,可没那么面慈心善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抿笑。

    他并不喜欢秋后算账的人,很显然,夏昼这种事后睚眦必报的性子绝对入不了他所欣赏的行列,可他就是出了奇地喜欢,她越是斤斤计较他就越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听过这样一句话,爱到深处,锱铢必较。

    这是只有爱情才有的楚痛,也是爱情才有的权利,所以,这才是爱情真正的模样。

    陆东深清清嗓子,“当然是你身材好。”“回答的挺自然啊陆先生。”夏昼笑得愈发阴森森,也忘了身子骨跟断了似的疼,爬起来,被子裹住身子,只露了张脸,“跟我这装傻充愣是吧,我在乎的是谁身材好的问题

    吗?那位程姑娘在宴会上都恨不得把眼珠子黏你身上,看来以前是没少被你滋润啊。陆东深,你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你跟她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好,我解释。”陆东深如此坦白从宽的态度倒是让夏昼愣了一下,她以为他会百般规避或转移话题,以他的能耐,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移不是难事。陆东深拉过她的手,有一搭没一搭地

    把玩她的手指,“程露以前的确跟过我,我不想把那段关系说的有多各取所需,但实际上就是如此。至于后来的情况,你在宴会上已经看到了,我和她没有丝毫联系。”夏昼像个蝉蛹似的盯着他,“陆东深,我发现你这个人心挺狠啊,毕竟是跟过你的女人,你现在提起来可真是风轻云淡,人家好歹是大学生吧?跟你的时候是个清纯的姑娘

    吧?你是不是因为利益把人家给卖了吧?说到底是你对不起人家姑娘,那一刀子下去别说是真是假,你连半点感动都没有?说真心话,我看见那姑娘我都觉得于心不忍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一脸好笑地看着她,“你这种但凡逮到个姑娘就怜香惜玉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收敛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吧?”

    陆东深调整了下坐姿,饶有兴致地问她,“谁跟你说的这些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是谁说的,你的事外人知道的还少啊?”夏昼伸手就狠拍了一下他的胸膛,“既然想跟我解释,就给我解释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陆东深掐住她的手腕,一用力将她扯怀里,“程露跟我之前有过男朋友,在你之前,我从没惹过没经验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跟她听到的不一样啊。“女孩对第一个男人都会念念不忘,我给不起这种情,所以就从不沾手。”陆东深轻叹,情和欲他一向分得很开,“至于你说的我从不碰别人碰过的东西,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听的,准确来说,我是不吃回头草。至于她跟高官的事也挺简单的,冯家公子的确是挺喜欢她的,虽然说知道我和她的关系,但还是对她痴情一片,我就问程露是否要考

    虑一下,毕竟我给不了她感情,女人总要有个归宿,程露是同意了的,后来闹到医院的确让我有些意外。”程露是艺校毕业的学生,跟着一个模特经纪人跑到美国寻发展,在陆门旗下的一家超市做礼仪时被人骚扰,那天他正好经过就顺手解了围,毕竟是自家生意。后来也不知

    道程露从哪打听到了他的行程安排,出现在他下榻的酒店门口,从那天起就奠定了彼此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知道程露的心思,一个姑娘想要谋求发展不容易,各取所需这种事在当今社会太常见。程露跟他的年头不短,跟他的期间一直是留在美国发展,而那段时间里他经常飞往全球各地,有时候一个月能见她两三次面,有时候三四个月见不上一次面,直到她被冯

    家公子看上。

    当时冯家公子是去美国游玩,就那么撞见了程露,前因后果都简单的很。至少在陆东深眼里,这不关系到利益互换的问题,而且他也觉得这种事放在生意场上很荒唐。

    “商场上拼的是实力,我承认很多经商手段都有见不得光的时候,但拿一个女人来交换利益,暂且不说有多不靠谱,就单说合作也不长远。”

    夏昼半信半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种眼神让我很受伤啊。”陆东深伸手敲了她脑门一下。

    “跟我听到的大相径庭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云亦云,你是信别人还是信我?”陆东深笑。夏昼又滚着她大蝉蛹的模样跟他黏糊了,“我当然信你了,你这个男人可真迷人。”现在听起来她心里舒服多了,虽然说她还是对他碰过程露的事耿耿于怀。有一点是肯定

    的,程露爱陆东深。像是陆东深这种人肯定不清楚程露的心思,或许在当时他并没有真正理解程露同意跟冯公子交往的心思。爱一个人愿意飞蛾扑火,陆东深本意是好,觉得自己无法给她一

    个归宿,所以很想促成她和冯公子的良缘,但程姑娘不会这么想啊,她会觉得这就是一场交易,利益互换权色互换,对于她来说是耻辱,可为了陆东深,她情愿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么做至少能得到陆东深的怜悯和关注,也至少在往后的日子还能跟他藕断丝连,不想陆东深如此绝决,她绝望之下才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可从陆东深的心思来看,他也许不是绝决,只是他认为那是人家情侣之间的事,他再参合进去也不好。流言可畏,伤人伤心,往往事实简单,一传就走了模样。
本站推荐: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,妈咪9块9!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