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网 > [综]金木重生 > 638|和修之难

638|和修之难

作品:[综]金木重生 作者:鱼危 加入书签

一秒记住【一♂品÷网 WwW.YiPinZongShi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八章

    一区, CCG本部,一连串骇人的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和修政被打击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总指挥遭到喰种袭击!”

    “流岛作战计划的大部队在岛上, 指挥船守备不足,被钻了空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和修局长……身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和修政的第一反应就是谎言,不!这是荒谬, 他的父亲是和修家的人,身边一直有V组织保护,怎么可能有人越过他们杀死父亲!

    一名隶属于和修家的搜查官在紧急通讯中,呼吸急促地说出真相:“现场已经被封锁起来了,我们没有让任何人检查房间,并且……我们从局长的头部, 找到了一枚子弹, 是……丸手特等的配枪的Q巴/雷特子弹。”

    “丸手斋呢!他怎么解释的!”

    “抱歉, 指挥船上, 暂时没有找到丸手特等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唯有亲近之人的背叛, 才会让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和修政的胸膛里怒火熊熊燃烧, 几乎冲破理智的防线, 然而长久以来的经验警告他:在没有亲眼见证之前, 不能妄自下定论。

    而他的眼中, 迸发的杀意可以把丸手斋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紧急通讯中断。

    在和修政迟迟没有回复的时候,新的通讯从CCG指挥船上联系到本部。

    “滴——”

    “请求……本部的搜查指挥前来流岛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来, 和修吉时死亡的消息基本上板上钉钉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……都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和修政的怒火失去发泄的地方,眼神空洞,双手撑在桌子上。现场的照片通过电脑被发了过来, 和修政几乎不敢点开,然而被培养成搜查官的自制力让他的手指纵然颤抖,还是在过了一会儿后点开了加密的照片。

    一张张照片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和修政被刺痛了眼睛,像是想到了什么,迅速扭头去看赫子分/身!

    被他安置在办公室靠近窗户地方的赫子分/身坐在椅子上,双手放于膝盖上,眼睛的部位覆盖着一层虚假的色彩。

    任何人踏入办公室,第一眼看到的都会是黑发青年冷淡镇定的侧颜,进而钦佩黑发青年的敬业,而不会猜到对方是一个放在这里的傀儡。

    感应到和修政的仓皇目光,赫子分/身迟缓而无意识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”没有人类情绪的双眼中毫无焦距。

    电脑上的照片——

    一点点像是地狱的光,折射进了傀儡的眼中,带来了一丝灵动。

    红色晕染了黑瞳的底层。

    火烧着了阴云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有一滴泪水从黑发青年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滑落。

    照片上,总指挥室一片狼藉,有三个人死在那里,其中两名上等搜查官一人被斩首,一人心脏被洞穿,最后有一个身穿白色军服的五十多岁的男人背靠遭到破坏的仪器,胸腹被螺旋状的赫子刺穿,重伤而亡。

    男人至死,都难以瞑目地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凄惨至极。

    这个死去的人赫然是CCG局长,和修政的父亲,和修研的叔叔。

    和修政的双眼全里是血丝,“研。”

    和修研尚未回来,他无法单独留下对方的赫子分/身赶去CCG指挥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陡然被人从外推开!

    从隐蔽通道和电梯赶回来的和修研浑身都是灰尘,黑发凌乱,身上披了一件有兜帽挡住头的零番队独有的白色制服。战斗留下的伤痕已经痊愈,但是那份失血过多的后遗症还未从他身上消失,精神不济的金木研已经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人耗尽心力,金木研处理了有马贵将的身后事,在零番队的帮助下离开了库克利亚。他与月山习在二十三区的边缘汇合,两人商量了一下让月山家监视库克利亚逃犯的后续问题。

    再之后,出来的人就是和修研了。

    代替了憔悴的金木研,和修研紧赶慢赶地回到CCG本部,以为能够回来休息,却没想到进门前就得知了和修吉时的死讯。

    如堕冰窟!

    脚下一软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和修研本就状态不佳,身体在之前发生的战斗中接连受到重创,即使已经恢复,也使他的RC细胞损失严重,导致他现在急需进食补充RC细胞。

    此时,他在门口更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赫子分/身回到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和修研没有去看和修政,仓皇地来到电脑前连接通讯,“请再说明一次!”

    “和修特等,请节哀,局长……身上的致命伤有两处,一处在额头,乃丸手特等的配枪子弹所致,一处在胸腹,遭到赫子大面积重创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声音,和修研什么都听不到了,感觉整个世界又崩塌了一角。

    光鲜亮丽的世界变成了黑白两色。

    死亡。

    带走了他第二位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他拥有战胜了有马贵将的实力,却战胜不了死亡。

    “研!你先别难过,我们要有一人去CCG指挥船!”和修政扶住失魂落魄的和修研,保持冷静地说道,“不管是谁动的手,我们都不会放过他!”

    和修研被他的话惊醒,“CCG指挥船……V呢?V那群人呢!”

    和修政摇头:“我不知道,他们没有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怎么会这样……他怎么会死……”和修研忍住钻心的疼痛,拽过桌子上的座机,去拨打家里的电话,“我要联系爷爷,爷爷肯定知道一些事情,他不会让叔叔死得这么不明不白的!”

    然而电话还是打不通。

    占线。

    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与晚上八点时的奇怪心情不同,和修研的脸色苍白得有些吓人,纯黑的瞳孔不复明亮,蒙上了一层不祥而恐慌的阴影。

    他开始害怕。

    甚至预感到了一些即将发生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政,我要回和修邸一趟,你去CCG指挥船处理这件事情,别让他们动叔叔的身体,有嫌疑的人一律先抓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和修政怕他情绪失控,确定他不去指挥船后放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要尽快赶去总指挥室那边稳定局面,保住和修家的秘密。

    和修政不担心家里出事,只是对和修研的怒火心知肚明,“如果家里没有问题,之后和我一起查凶手吧。”

    和修研也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,甩开他的手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【和修研!别让其他人看到你!】

    【我知道……】

    在他还有理智之前,他仍然要维持特等搜查官的假象,哪怕……他的心情悲痛欲绝,几乎要被这个残酷的现实逼疯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前。

    今夜的天空尤为暗沉,都市的灯火也无法照亮和修邸的上空。

    月隐星稀,寒风吹拂着花园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和修邸宁静如画,这里的仆人都知道,吉时大人与研大人工作繁忙,这几日不会回来居住,恐怕只有明天会回来一次。

    为了明天的事情,连家主大人都提前从国外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和修邸的内宅。

    和修常吉一如既往的在临睡前阅读资料,喰种的身体素质让他在年老之后,双目的视力没有衰退太多,依旧可以看清楚密密麻麻的字迹。

    这些资料有的是国际喰种对策局的,有的是CCG内部的人员调动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掌控着两边的大局。

    有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在灯光下冷肃威严的老者没有不悦,而是在接听电话后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芥子吗?”

    V组织深夜联系他,应该是有要紧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和修家资历很深的芥子本该深受信任,地位犹在有马贵将之上,然而他是旧多二福的半个老师,再加上V组织接连出现纰漏,他这个高层首当其冲的要对此负责,即使是和修常吉也不再像过去那样信任对方。

    冷待了芥子一段时间后,和修常吉算是对他小做惩戒,之后才让他回来继续管理V组织。

    电话里,芥子禀报有重要的事情需要面见他。

    和修常吉没有犹豫地同意了,起身去外宅的待客室,心道:年底,到底是事情比平时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一直严于待人,同时也严于待己的总议长,早已习惯了完成该做的事情后再休息。换作其他家族年纪大了的家主,到了这么晚的时间,一般有什么事情都会拖到第二天再去完成,绝不会像和修常吉这样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他走后没有听到,随后有电话打了过来,却迟迟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屏蔽信号的无形之网渐渐张开。

    阻隔了外界。

    深夜,和修邸的待客室里站着几位身穿黑色大衣的V组织成员。

    和修常吉一来目光就看到了最熟悉的芥子,其次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旧多二福,对方的面容藏在黑大衣的高领与礼帽下,身形轮廓与和修研接近,而那份特殊的关系更是让他立刻发觉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旧多……?”

    这句话还未说出,和修常吉就看见来的四名“V组织成员”里最矮的一个人未经允许,直接失礼地摘下了礼帽,露出了一个不像男孩子的菠萝头。

    有着橘红色头发的女孩朝和修常吉挥手,脸上满是重逢的夸张笑意。

    “和修常吉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帆糸萝玛,亦或者说是SSS级喰种胡乱之母!

    最后一名隐藏身份的男人也摘下了礼帽,举止有礼,白发苍苍,面容饱经风霜。他是典型的欧洲人五官,年岁偏大,眼神深邃,好似经历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多奈托·普鲁普拉!

    被关押在库克利亚里的SS级喰种,代号神父!

    在他们两人表露身份后,旧多二福终于露出了真容,黑色的斜分刘海遮盖住右眼,容颜消瘦三分,颧骨微微突出,嘴唇苍白无血。在和修邸的地牢里明明三餐皆有的旧多二福,却像是饱一顿饥一顿般饱受虐待。

    他暗红色的眼眸与和修常吉接近,左眼的泪痣让眼眸十分讨喜。

    一个非常漂亮的青年。

    曾经。

    和修常吉喜欢这个孩子的母亲,也喜欢这个资质不错的半人类孩子。纵然半人类难登大雅之堂,是他作为和修家主的污点,他当年也没有太过苛待他们,任由这些半人类的庶子自己去争取地位。

    可是,他让自己失望了。

    一而再再而三,为了一个女人背叛这个家族……

    旧多二福仿佛没有看见他的冷漠,右手按住心口,行了一个V组织成员的礼。

    “晚上好呀。”

    欢快柔和的声音里平添了几分虚假。

    当着和修家掌权者的面,旧多二福从能吐露出甜言蜜语的嘴唇里,说出了不亚于父子反目的残忍言语,“父亲,有没有让您感到惊喜呢?我这个失去价值的儿子用十几年的时间,为您准备了一份迟来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背叛的滋味,很美妙吧。”

    芥子,旧多二福,帆糸萝玛,多奈托·普鲁普拉四个人一同出现在和修邸!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和修常吉发出了今晚的第一次冷笑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他的私生子与V组织的高层芥子一起背叛了他,芥子早已是旧多二福的帮凶,特意以V组织为借口引他前来!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留下我吗?”

    这里是和修邸!

    “为何不能呢,您毕竟年纪大了,还没有看出我身上的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旧多二福没有被刘海遮住的右眼瞳孔不再是暗红,而是化作了熊熊燃烧的赤红!漆黑的眼白,赤红的瞳孔,半人半喰的血统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!

    “独眼……”

    和修常吉的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旧多二福为这一天等了很多年,等到绝望悲伤,终于在对方脸上看到了惊讶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找到方法变成独眼喰种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的好孙子,我的小侄子金木研也知道我已经把自己改造成独眼喰种的秘密,但他太心慈手软了,居然看见我被囚禁后就放弃了杀死我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有着一只赫眼的青年用戴着手套的手捂住唇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都是独眼喰种,人工与天生有什么区别呢?其实对于和修家来说,只要有足够的利用价值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父亲啊,您看我的独眼,我身上流着和修家千百年来最直系的血脉——”

    他伸手介绍着自己,脸上的笑意接近绵软的甜蜜。

    眼神却恐怖万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比和修研还要脏透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我好像比他更适合‘继承’这个家族吧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。

    和修常吉身上的冷意就席卷了整间待客室,压迫着几个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就算是芥子也呼吸沉重,记起了家主多年没有出手过,却能够压制住几次差点暴走的和修研。无怪和修常吉会动怒,这年头敢把和修家的血统形容成肮脏的人,除了旧多二福再无第二人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也敢与研相提并论,一个后天人工改造的垃圾……”和修常吉讥讽道,父子两个亲缘淡薄,在毒舌方面却堪称一脉相承,“我不知道你搞了什么名堂,天生独眼的研拥有人类与喰种的两面,不论哪一面都是名声响亮的强者,而你不过是下水道里的老鼠,见不得人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旧多二福的脸上涌起青气,很快又恢复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被您这么说……真是心痛呢。”

    心痛到发疯。

    一个永远不被人放在眼里的半人类,做出多大的成绩也抵不过天生的血统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您看见的。”

    他换成一种哀婉的语调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,那套古板的理论早就该抛弃了,有能者居上,坚信着‘血统论’的您……也该随着世界的变革一起消失了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旧多二福的倾情诉说,传承自和修家的鳞赫无情的朝和修常吉袭来,和修常吉也在同一时间对这次的主谋出手了。

    双方一出手就是浓重的杀机!

    父子相残。

    人间惨剧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我最喜欢宗太了!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!”被旧多二福邀请了几次才同意来对付和修常吉的帆糸萝玛疯狂大笑,浑身亢奋到颤抖,“多么令人愉快的场景,只要让我想到这个老头绝望的表情,我就快要被喜悦炸开了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赢啊,萝玛就算是死也要让宗太赢啊!”

    理智被幻想的场景点燃,帆糸萝玛捧住脸,在地上蹦蹦跳跳。鳞赫的赫子从她纤细如少女的腰部爆发出来,一起爆发的还有被关押了二十几年的仇怨。

    两人都达到了SSS级!

    其中,最年轻的旧多二福已经是SSS+级的喰种!

    和修血脉之强,由此可窥一二。

    在一旁,芥子毫不犹豫的从另一个方向释放出自己的鳞赫,四个人站在不同的位置,包围住和修常吉。一直倾听着几人对话的多奈托·普鲁普拉微微一笑,与另外三人联手发起攻击,巧合的是他也是赫子里最稀少的鳞赫。

    鳞赫对鳞赫!

    四对一!

    高傲自负如和修常吉也心中一沉,陷入了人生中最不利的局面。

    旧多二福的妖孽程度不用提,芥子和帆糸萝玛都是SSS级,就连被CCG定义为SS级的多奈托·普鲁普拉的真实实力也不逊于普通的SSS级喰种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糟糕,最糟糕的是——V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吉时……

    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您在担心我的哥哥吗?”在半空中跃起,攻击和修常吉的旧多二福勾起恶劣的笑容,“我可以告诉您,他一定会死在您前面的。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,地板破碎,露出了下面坚固的库因克钢!

    旧多二福与小丑的人的赫子一起压制和修常吉!他们丝毫不认为这有多卑鄙无耻,无数历史由胜利者书写,何况和修常吉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!

    一个能够抵挡四人联手,年过八旬的老者,他巅峰的时候该有多强!

    芥子更是凌厉地拔刀!

    一刀劈下!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请您安心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在赫子交战的缝隙之间,他老辣地抓住那一闪而逝的机会,击中了和修常吉背部。和修常吉往前踉跄了几步,和服外披的羽织染上血。

    白发披肩,一直维持着家主气度的和修常吉吃痛,双目赤红。

    “叛徒!”

    “你们休想染指和修家!!!”

    传承至今的和修家没有被外人击破,却被自己人打入了深渊。和修邸内,V组织成员屠杀着一无所知的仆人,惨叫声为这灭门的一夜揭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这注定了是一场血腥的谋反。
本站推荐: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,妈咪9块9!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